Chun-Ju Lai

中國大三生劉路解出邏輯學二十年難題

In logic on 2011/10/13 at 3:56 PM

剛剛聽萬翔講的
打電話跟小胖確認這個是真消息 xD

不過 google 搜 Seetapun conjecture 搜不到定義…
邏輯學家果然很小眾…….

小孟查到的
http://www.math.berkeley.edu/~slaman/papers/cjs.pdf

Conjecture 2.12 (Seetapun and Slaman [1995]).

Any proof that every computable 2-coloring of [N]^2 has an infinite
homogeneous \text{low}_n set should lead to a proof that RCA_0 + RT_2^2 is
\Pi_1^1-conservative over RCA_0 + I\Sigma_n

新聞連結:

22歲大學生攻克國際數學難題「西塔潘猜想

丁夏畦:這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在大學裡,從來沒有聽說過,也沒見過。
李邦河:宣傳適可而止,年輕人很容易驕傲,一定要繼續潛心做研究。
林群:成績是知識的積累,有了數學能力才能破解難題。

困擾數學界20多年的國際數學難題「西塔潘猜想」,被中南大學一個大三的學生劉路
破解了!昨日,記者從中南大學獲悉,校長黃伯云瞭解此事後,親自批示劉路碩博連讀。
與此同時,為讓劉路能夠提早讀研,中南大學邀請了中國科學院三位院士,向教育部寫信
推薦請予破格錄取,建議採取特殊措施,加強對劉路學術方面培養。

漂亮的證明

這是由英國數理邏輯學家西塔潘於上個世紀90年代提出的一個猜想,20多年來許多研
究者一直努力都沒有解決。

10月的一天,劉路突然想到利用之前用到的一個方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證明這一結論,
連夜將這一證明寫出來,投給了數理邏輯國際權威雜誌《符號邏輯雜誌》。署名劉嘉憶。

稿件投出後,《符號邏輯雜誌》的主編,也是國際邏輯學知名專家、芝加哥大學數學
系教授鄧尼斯·漢斯傑弗德寫信給予高度稱讚,「我是過去眾多研究該問題而無果者之一
,你給出的如此漂亮的證明,請接受我對你令人讚嘆的驚奇的成果的祝賀!」

論文審稿人、芝加哥大學博士達米爾·扎法洛夫也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結果,過去
20多年許多著名科研者都在進行努力。該問題的研究促進了反推數學和計算性理論方面的
研究。

9月16日,美國芝加哥大學數理邏輯學術會議上,22歲的劉路受到邀請,作為亞洲高
校唯一一位代表在會上作了40分鐘報告。

名師收高徒

「中南大學出了個好學生!」一時間,「劉嘉憶」的名字在中國數學界傳開了,他在
數理邏輯領域的研究成果備受關注。

今年7月初,中國數學界頂尖科學家、中南大學博士生導師侯振挺教授,聽到同行說
起了這個消息。並通過給「劉嘉藝」發郵件得知,他就是2008級學校應用數學專業大三學
生劉路。

侯教授返校後,立即與劉路見了面,並收他做學生。「劉路是個『本科生』,希望他
可以早點讀研。」為此,侯振挺對這匹「千里馬」非常上心,給國內數學界的知名數學家
、院士們去電話、發去電郵,希望能夠給教育部說明情況,給予一定的重視。

侯振挺說,目前,由中南大學牽頭起草的推薦信,正在依程序辦理中,之後將遞交給
教育部。

■ 對話

一個晚上解決「猜想」

高挑的個子,一副眼鏡,一頂棒球帽,背個雙肩包,每天像上班一樣,一早就去圖書
館看書,這就是同學眼中的劉路,他們雖然不知道劉路看的什麼書,但他們清楚,這小子
肯定會幹出一番成績。偶爾也會打打遊戲,但常常捧著那些天書看到深夜,計算到凌晨;
上英文網站,下載英文資料,這是室友眼中的劉路。同學問他題目,發現他的思路與他人
不一樣,他甚至會用更簡單的方法來計算或解釋,有時一個公式就可以搞定,同學說他「
牛」,稱他為「路哥」。他們說,路哥很聰明,看高深的書,一定會有出息。

而他眼中的自己很簡單,內向、友好、樂於助人,當然也有那麼一點兒冷漠。

自己發現的「難題」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研究「西塔潘猜想」的?

劉路:去年8月,我自學反推數學的時候,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問題。我注意到大量文
獻裡提到,海內外不少學者在進行「拉姆齊二染色定理」的證明論強度的研究。

新京報:用了多久證明這個「猜想」?

劉路:其實只用了一個晚上,接觸這個問題不久,我突然想到利用之前用到的一個方
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證明這一結論,連夜將這一證明寫出來,投給了《符號邏輯雜誌》。

新京報:解出答案後、是什麼樣的心態?

劉路:證明這一結論時,心臟都快蹦到嗓子眼了,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和興奮。

新京報:為什麼署名是「劉嘉憶」?

劉路:因為叫」劉路」的重名人比較多,而且是個偏女孩的名字,我更喜歡「嘉憶」
這個名字,希望自己能給人們帶來美好的回憶。

一輩子的愛好

新京報:你的「數學天賦」是遺傳嗎?

劉路:談不上天賦。我只是非常喜歡,每天花很多時間學習數學。我是大連人,父親
在一家國有企業後勤部門工作,母親是企業的工程師。家裡人沒有數學方面的遺傳基因和
教育,上小學時,也沒有對數學特別感興趣。

新京報:初中時候怎麼對數學感興趣了呢?

劉路:上初中時,一些同學還在為數學教科書上的習題抓耳撓腮時,我就開始自學數
論了。數論是研究整數性質的一門理論。對其他同學來說,看這些理論像是在看「天書」
,但是我很喜歡。

新京報:除了數學外,你平時有什麼興趣愛好呢?

劉路:興趣愛好有很多,喜歡體育運動,游泳、下棋、乒乓球、羽毛球,還喜歡看電
影。

40歲的計劃

新京報:很多人覺得,數學是一門枯燥的學科,陳景潤當時就被稱為「痴人」和「怪
人」,你性格孤僻嗎?

劉路:我比較內向,朋友少。我的自我評價是「比較友好」。一般別人找我幫忙,不
太善於拒絕。但別人說我比較冷漠。

新京報:除了數學,你還喜歡哪些學科?

劉路:物理。但是物理需要做大量的實驗,需要成本,對一個學生來說還沒那麼多資
金。我也喜歡心理學,曾設計了一組關於認知的心理實驗。等到我40歲以後再來做,40歲
以前要攻數學。我很喜歡數理邏輯,數學是一輩子的愛好。

■ 觀點

借此反思應試教育

在得知中國大學生劉路受到國際數學界的高度認可後,三位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數
學家李邦河、丁夏畦、林群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中南大學的請求,向教育部寫了「破格錄取
」推薦信。

院士們表示,儘管與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相比,「西塔潘猜想」的份量並不突出
。但一名大學生能夠破解國際數學猜想,已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同時需要反思國內教
育體制,培養學生提問題的能力,要比「奧數」更實實在在。

李邦河院士分析,一個年輕人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當研究生沒有任何問題。「關鍵是
這樣的人才,會自己找問題,需要借此反思我們的應試教育,『學生不會提出問題』。」
李院士說,現在不少學生離開了導師後,就不會獨立搞研究。創新人才一定要會提出問題

「破解猜想不比奧數,不是做題,而是有數學的新成果。」林群院士強調,李路數學
方面的才能在中國確實比較罕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